全网热议的“元宇宙”,和新传有什么关系?彭兰、喻国明、金兼斌都在关注

最近,“元宇宙”概念频频出现在各类新闻标题中(www.qizao.net)。

先是 Facebook 表示要转型成为元宇宙公司;再是腾讯加入,注册了一堆元宇宙相关商标。如果你觉得这只是一个商业概念那就错了。

就在昨天晚上,京师中国传媒智库发布第35期《2020年-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这个概念才刚刚火出圈,咱这新传学术界都有报告了?而且这场报告会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彭兰、喻国明、金兼斌等学术大牛齐聚一堂......

那么,元宇宙到底是什么?吃透了这个概念,也就进一步理解了媒介技术和社会发展这一系列命题。

1

何为元宇宙?

“全真互联网”

元宇宙(Metaverse)最早起源于科幻小说。1992 年,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在小说《雪崩》中首次提出 Metaverse 的概念。

《雪崩》书中这样描绘元宇宙:

“只要带上耳机和目镜,找到一个终端,就可以通过连接,进入由计算机模拟的另一个三维现实。“

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中拥有自己的分身。

我们尽可以想象在虚拟世界中获得第二人生:喜欢冒险与刺激的人可以组队飞翔,

可以使用剑和魔法;喜欢经营与生活的人可以建房种地,享受虚拟世界提供的各种消费品;而心系现实的人也可以足不出户在这里办公,社交......

现实的人,能以数字化身的形式进入虚拟时空中。此外,人也可以在虚拟世界中还拥有完整运行的社会和经济系统。后续的 《黑客帝国》、《刀剑神域》、《头号玩家》等影视作品中也拥有类似元宇宙设定。

字面来看,元宇宙 Metaverse 由 Meta(超越)+Universe(宇宙)两部分组成,元宇宙,即通过技术能力,在现实世界基础上,搭建一个平行且持久存在的虚拟世界。

刚刚发布的《2020年-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认为

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它基于扩展现实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在经济系统、社交系统、身份系统上密切融合,并且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世界编辑。

元宇宙的核心内涵包括五点:

1. 虚实融合。元宇宙首先是“融宇宙”,它是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密切融合、互动、交织。元宇宙的虚拟经济系统、社交系统需要与现实世界连通。元宇宙发展将经历数字孪生、虚拟原生、虚实融生三大阶段。

2. 以用户生产内容为主体。元宇宙的内容生态包括三个层次。底层是平台制订的规则、协议、标准。中层是平台生产的内容,如AI生成的环境、虚拟人、服务等。上层是用户生产的内容。元宇宙需要建立活跃的UGC生态,并在分配机制上鼓励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

3. 具身互动。元宇宙是人机深度融合的产物,交互方式由手指-屏幕扩大到全身心的调动。

4. 统一身份。用户可以以一个身份在元宇宙中的各项服务之间通行无阻,以统一的化身进行社交、消费、娱乐、工作。针对网络监管的需要,可以“前台匿名、后台实名”的方式进行身份认证。

5. 经济系统。元宇宙以区块链为底层框架来建立数字资产、数字身份的认证机制。

元宇宙的本质是人类生存维度的拓展和感官维度的拓展。前者指人类的生存环境由现实世界拓展到现实与虚拟世界融合而成的综合环境,后者指人类在虚拟世界中的感官调动由眼、耳扩大到身体的全方位综合感官调动。

报告认为,元宇宙不等于“虚拟世界”和电子游戏。与以往的“虚拟世界”概念相比,元宇宙中的虚拟世界不是与现实平行、可以替代现实的独立王国,而是与现实生活交织,形成无数新型场景。在虚实二界间,人类社会的意义、价值、信息、权力、情感、关系来回流动。元宇宙也不是电子游戏。与电子游戏中用户对游戏内容的被动消费相比,元宇宙鼓励用户自行生产内容;与许多电子游戏设置的成瘾机制相比,元宇宙主张开放世界的自由探索;与电子游戏提供了逃避现实相比,元宇宙是与现实联通的世界。

如今,技术需要新产品。过去十余年来,AI、VR、AR、5G、大数据、数字孪生、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均取得了长足发展,而元宇宙则是对这一系列新兴技术的统摄性的产品化想象,可以统合诸多新兴技术,将其导向可以落地的产品形态。

其次,资本寻求新出口。元宇宙将虚拟与现实打通,打开了广阔的市场空间,将催生新型场景化社交、虚拟服装、虚拟偶像、线上聚会、沉浸式教育等新“玩法”。

再次,用户期待新体验。自个人计算机诞生以来,人机交互的方式基本锁定在键盘与鼠标上,智能手机诞生以来,交互方式更是简化到手指的点触,使用户变成了“拇指党”。而元宇宙应用VR、AR以及体感设备,将交互方式扩大到整个身体,从而摆脱身心分离的交互体验。

综合之下,“元宇宙”的概念火了!互联网时代,让信息传播的速度前所未有提升;而元宇宙时代,信息的真实性和临场感或同样迎来飞跃。

2

元宇宙时代

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元宇宙时代,我们会有哪些变化?

坦白说,元宇宙具备对现实世界的替代性。在虚实结合大趋势下,基于 VR 和 AR 之上的设备拥有极致的拟真度上。它将结合元宇宙,给沉浸式体验带来质的提升。我们的消费也将“交互升级”,“沉浸式消费”也成为常态。

AR和VR技术的成熟让元宇宙成为可能

例如,通过 AR 和 VR 技术的运用,我们将会获得沉浸的购物场景。

此前,新氧为用户提供 AR 检测脸型的服务,通过手机扫描脸部,就推算出适合我们的妆容、发型、护肤品等,还能得到专家美容建议。

再如,得物 App 的 AR 虚拟试鞋功能。它允许用户只需要挑选自己喜欢的鞋型和颜色,并点击 AR 试穿即可,看到鞋子上脚的效果,避免了去线下试鞋、不好看再退换货的麻烦。

进入元宇宙时代,沉浸式的消费体验会是大势所趋。用户的消费体验将与以往大不相同,沉浸式消费将不仅仅局限于购买衣服鞋子等小件物品。AR 房屋装修、远程看房、模拟旅游景点……这都将成为流行的生活方式。

此外,而在未来学家们的描述中,一切皆有可能,而且有的已经实现。包括虚拟演唱会、虚拟的学术研讨会。去年中国传媒大学为了不让学生因为疫情错过毕业典礼,在沙盘游戏《我的世界》里重建了校园,学生以虚拟化身齐聚一堂完成仪式。

沉浸式社交

游戏,不止是游戏

除了这些,元宇宙时代,社交体验也具有“高沉浸度”,线上社交场景将更加丰富。比如,元宇宙+游戏,就是在游戏基础上打造虚拟世界,提高用户体验。

游戏进化,电影《头号玩家》中的游戏场景有望成真?

以《魔兽世界》为例,玩家之间的公会、好友系统自带社交 属性,战场、副本等都能形成社交互动。而像《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竞技类 游戏中多人组队开黑的机制,元宇宙能将游戏上升为社交获得,玩家还可以在虚拟世界举办派对聚会或者演唱会。例如,《摩尔庄园》则与草莓音乐节联动并邀请新裤子乐队,开启在线蹦迪模式。

随着未来,元宇宙带来的沉浸感和拟真度的进一步升级,通过元宇宙,游戏能够为用户提供更加沉浸和丰富的社交体验。

全真互联网

内容开放,更去中心化

腾讯 CEO 马化腾在《三观》中所提出的“全真互联网”概念,未来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均将拥抱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元宇宙时代。

未来,元宇宙要想作为用户长期生活的虚拟空间,必须发展内容工具和生态,开放第三方接口降低创作门槛,形成自我进化机制。也正是如此,在元宇宙时代,内容创作是自由、开放、可持续的。

此外,元宇宙也推动了“去中心化”。因为,元宇宙的经济蓬勃发展,还需要以一套共享的、广受认可的协议。加密货币和 NFT(非同质化代币)等,可以为元宇宙提供数字所有权和可验证性。区块链技术、边缘计算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突破将进一步实现去中心化。

3

谁缔造了元宇宙

概念炒作?我们如何与之相处?

当然,设想元宇宙的未来,也需要冷静反思其弊端。

谁缔造了元宇宙?显然,资本有话语权。

有人说,元宇宙是最好“蹭”的概念。芯片、硬件制造到互联网公司,都被纳入了所谓“元宇宙概念股”。VR眼镜需要芯片,显卡和设备制造公司的股价暴涨。元宇宙物质交换需要区块链业务,NFT、代币的股价,也迎来爆发。Facebook、腾讯等互联网公司同样借势换装,高举元宇宙大旗,完成新一轮资本收割。

再比如,今年年初,世界上最大的多人在线创作沙盒游戏平台Roblox携“元宇宙”概念在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就突破 400 亿美元,飙升了10 倍。这个月,字节跳动收购Pico更是把“元宇宙”的热度推向高潮。

在资本热潮中,我们自然更需要冷静的声音!

《2020年-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就从舆论泡沫、资本操纵、技术资源、产业生态、道德伦理、法律规范等层面梳理了元宇宙产业发展的十点警示。

从舆论层面来看,元宇宙在今年上半年才正式“出圈”,舆论关注热度与股市波动形成了强关联,非理性的舆论热潮仍有待进一步“去泡沫化”。

从资本层面来看,通过创造新概念、炒作新风口、吸引新投资进一步谋取高回报,已成为资本逐利的惯性操作,从市场追捧到监管介入,雏形期的元宇宙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资本和市场都亟需回归理性。

从算力资源来看,成熟的元宇宙系统对算力的稳定性、可持续性、边际成本等都有着硬性要求,算力和算法已构成元宇宙产业发展的核心约束。

从产业生态来看,元宇宙一定程度上是游戏及社交内卷化竞争下的概念产出,虽然短期内激活了市场和资本的想象空间,阶段性地实现了资本配置的帕累托改进,但概念上的突破并未从本质上改变产业内卷的现状。

从道德伦理来看,元宇宙作为各种社会关系的超现实集合体,当中的道德准则、权力结构、分配逻辑、组织形态等复杂规则需要有明确定义和规范,如何构建元宇宙伦理框架共识,仍需从多视角去进行探索。

从法律规范层面来看,元宇宙具备公共性和社会性,其需要构建完整的货币系统、经济秩序、社会规则、管理制度、文化体系甚至价值体系,现实社会中存在的谣言、暴力、诈骗、资本剥削、极端主义等问题在元宇宙中也会存在,需要从法律规范层面强化约束。

此外,报告还提出元宇宙产业还需要面对沉迷风险、隐私风险以及知识产权风险等方面的挑战。并基于指数建模和大数据挖掘对元宇宙产业发展进行了健康度评估,指出当下元宇宙产业仍处于亚健康状态,目前仍处于概念创新和模式创新的阶段,未来还需要进一步依靠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的共同作用才能实现产业健康发展。

当元宇宙时代到来,技术和人的关系会怎么变化?我们该如何确定不会迷失在自己创造的另一个世界里?

就像在电影《失控玩家》的结尾,虚拟的依然归于虚拟,现实的仍回归现实。

当虚拟世界的人工智能“盖”,向现实世界米莉坦白,自己不过是代码写的情书,而真爱米莉的其实是写代码的程序员。

总之,技术的发展不一定是芒福德所言的决定论,也不彻底抱有技术恐慌主义,但不得不承认,技术再如何更迭,都不能忽略技术背后的人。

关于元宇宙研究,学术界还有哪些更深入的思考,我们把最新元宇宙研究报告也打包给大家,点亮赞+再看,后台回复“元宇宙”即可获取。

参考文献:

北京师范大学新传学院《2020年-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

真探AlphaSeeker 《真假元宇宙:一场事先张扬的泡沫盛宴》

财联社《元宇宙这场美梦,万一实现了呢?》

未来智库 《元宇宙专题研究报告:从体验出发,打破虚拟和现实的边界》

数据猿《元宇宙,亿万级互联网生态的“围墙花园”?》

IT之家《元宇宙到底是个啥?小学生竟能靠它月入过万》

主营产品:制砂机